父親遺留的瓶蓋

父親在泰國開設五金加工廠已十多年。十年前,我趁高中暑假拜訪父親,他很高興地帶着我參觀他的工廠,並隨手拿起一個廢棄的金屬瓶蓋,教我如何用車刀在內側剖出溝紋。我試了一下,略感無趣,就隨手將這個歪七扭八的半成品開玩笑地遞給了他:「送你一個禮物。」對於我的「初試啼聲」之作,父親不發一語地接了過去。

繽紛人物

租屋申請表就放在我的面前,彷彿是在奚落我。這是辦公桌上僅有的一張表格,冷冰冰地提醒着我,雪梨北海灘那間委託我出租的公寓,到目前為止還是乏人問津。冬天的租屋市場向來冷清,而我別無新招,只能繼續刊登廣告。

拯救敘利亞「失落」的世代

對知識的渴求是人類的自然意向,任何頭腦健全的人都會為獲取知識而不惜一切。——(英國作家)塞繆爾·詹森。 我們可曾想像過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有一群這樣的孩子,上學是他們的奢求。 這群飽受戰火摧殘的人們的掙扎與夢想;這群孩子微不足道的渴望,在這失落的國度裏閃耀著希望的微光。

記憶的長廊總有父愛

一封來自女兒對爸爸最深切懷念的信件,感人至深。就像作者所說的:「為什麼我們總是要到失去,才懂得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孩子們常會覺得爸媽會永遠守在身邊,所以會一天天推遲陪他們吃飯的日子 。 轉眼間一年、十年過去了,我們還在拖延,直至父母耗盡最後一口氣的時候,我們才頓時有所領悟。」

放手,是最慈悲的選擇

看着爸爸承受如此的酷刑,每每真的很想對醫護人員說「不!」
廣告

熱門文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