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學習之窗

在紐約最黑暗的時刻,那驚鴻一瞥,讓他下定決心學好英文
REZAUL KARIM REZA ◎撰

0
180
Photo: iSTOCK

那天的情景依舊歷歷在目。傍晚時分,天色昏暗,十五歲的我在卡林叔叔的院子裏。我們家和鄰居總是聚在那兒,盯着一架十四吋黑白電視欣賞電視劇和電影。但是那天的情況不太一樣,不僅人數比較多,也比平常嘈雜,大夥都焦慮不安。我試着弄懂大人們在說什麼,但不太能明白。他們說些奇怪的話,說這個世界要毀滅了。

我於是轉頭看電視,竟看到令人難以置信的畫面。兩架飛機遭劫持撞進紐約最高的摩天大樓,然後大樓夷為平地。我看到人們驚慌尖叫,救護車鳴笛在遠處哭號,曼哈頓下城滿目瘡痍,煙霧瀰漫。那天是二○○一年九月十一日,當晚聚集在叔叔家院子裏的人大多異口同聲咒罵恐怖分子,也有人認為美國是咎由自取。但觸動我的,卻是迥然不同的另一件事。

那是我有生以來頭一遭看到紐約。我看到紐約人和閃亮的建築。記者在街上攔下路人,請他們談遇劫經歷。他們的表情、肢體語言和美式腔調,在我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也讓我下定決心要努力練習,學好英文。我知道這是很大的挑戰,理由很簡單:我住在孟加拉北部鄰近尼吉卡比普區的小農村,村民大多是文盲,連讓兒女上學的重要性都不懂了,遑論是學英文的價值。

當晚我意志堅定、躍躍欲試地返家。次日,我到城裏向已在學英文的朋友借了一本英文字典和文法書,還向報攤要過期的英文舊報紙,接着回到我的小房間苦讀。幾個月後,鄰居送我一架收音機,我便開始收聽英國廣播公司、美國之音的新聞和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以及其他許多短波廣播。自修頭一年,我的英文逐漸有了進步。

我開始找學校及在專科教書的英文老師練習;冬天有外國人來我們這一帶遊覽,我也跟他們練習會話。有時候,我會沿着阿黑賴河或村裏的長路,邊走邊大聲練習說英文。我以為不會有人聽到,但有一天,村裏一名婦人向母親抱怨,說我舉止怪異。

雷薩爾.卡林.瑞薩的努力和決心,獲得豐碩成果。

儘管我自修英文有成,卻忽略了其他學科,因此畢業後未能繼續升學,令父母和我自己都大感失望。但我從未放棄加強英文閱讀和會話能力的渴望。

隨着時間過去,我的讀、寫和理解力大幅提升,大家開始佩服我能靠自學說得一口流利的美國腔英文。美國之音有個放慢說話速度的節目,不但培養了我聽、說的技巧,也讓我學到許多關於美國人民、文化和歷史的知識。

兩年前,二十七歲的我獲聘到首都達卡一所私立英語學校擔任初級英語教師,或許就是我的美國之音腔調幫我掙得這份工作。如今,我有一份薪水能夠支持我的決心,我已經在修習專科課程,並且以候選人身分準備英國劍橋普通教育證書的普通水準考試;這是由英國文化協會和劍橋大學國際考試中心提供的中學同等學歷測驗,我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夠上大學。如今,雙親對我的未來也滿懷憧憬。

對於每一位努力想在英文科目拿到更好成績的學生,我的建議很簡單:學着喜愛這種語言。你會發現只要你愛它,它就不難。


作者現居孟加拉,熱愛閱讀短篇小說、收聽短波廣播,以及探索旅行新去處。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