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城一老嫗

意想不到的貴人,對我伸出援手 Jocelyn Garwood◎撰

0
14
photo: ISTOCK

不難想見,初訪中國的人,十之八九都想去長城看看,而且去的通常是八達嶺。但客居北京七年期間,我從未對八達嶺特別感興趣。因為實在是太「觀光勝地」了。 我想去的是慕田峪長城,距北京七十公里,這段長城保存良好,周圍盡是蒼翠森林。

然而,我很愛爬山。於是二○○○年五月的某天,我決定去一段更荒郊野外、挑戰性更高的長城——司馬台。那裏距北京一百二十公里,遊客比長城多數區段都來得要少,主要是交通不便,加上地勢極陡峭。我去的時候,維修的狀況也很糟。

在司馬台長城的入口處,有一羣永遠不放棄的小販在兜售明信片。其中有個瘦小老嫗,似乎我走到哪她就跟到哪,惹得我越來越煩躁。我心忖,到底要拒絕多少次她才會明白?最後我跑了起來,只為擺脫那老婦。

一看到長城,我立刻精神一振,將賣明信片的小老嫗忘得一乾二淨。在腎上腺素的分泌下,我快步直上長城,把常識拋在了腦後。

爬到了一半,我停下腳步,突然發現自己快步走在一條陡峭的「小徑」上,寬度不出一公尺,腳下還滿是鬆動的小石頭。這一段根本沒有「城牆」,也沒圍欄,兩旁就是峭壁。我這才想起,曾有觀光客在這段長城摔死。

我的懼高症發作,完全無法動彈。城牆上僅我一人。風吹來,我感到一陣暈眩。恐懼讓我渾身發軟,進退維谷。

突然間,我感覺到有隻小手,扶住我的背;一個女人以輕柔的聲調,用中文跟我說別怕,她會慢慢領我走上去。她沒食言。她小心而溫柔地從後頭引導我,在這條狹窄崎嶇的陡峭小徑往上爬;一路上不斷安慰我不會有事的。

半小時過後,我們來到還有些許城牆殘留之處。視線不再直接看到兩旁的峭壁,令我安心了不少。

這時我也才能轉身,看看在我最恐懼的時候,是誰如此好心。原來竟是那個一直騷擾我、被我連說十幾次「不買明信片」(最後甚至還對她大吼大叫)的瘦小老嫗。

我無比羞愧,彎下腰來,緊緊抱住她,然後買下她所有的明信片。她笑逐顏開,露出滿口缺牙,抓起我的手緊緊握住。過了這麼多年,每當我想起這件事,心中仍充滿感激。


作者澳洲人,在中國住了七年、約旦三年,目前是「流浪退休族」。她也待過北非和歐洲,興趣包括:攝影、寫作和旅行。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