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家路難尋

天黑了,在異地迷路該如何是好⋯
IMRAN AHMED◎撰

0
76
photo: istock

去年八月,我和內人到美國紐澤西州普林斯頓交會區拜訪小姨子夫婦。他們溫馨的家位於西溫莎鎮,環境優美。我本來就是個經常散步的人,作客期間更喜歡從她家出發散步一圈。一天傍晚,我決定膽子大些,捨棄慣走的路線,走得遠一點,並自信一定能夠找到回來的路。

走着走着出了住宅區,進入美麗的鄉間。道路兩旁盡是廣闊的田野。太陽漸漸西沉,景致奇美。大約十五分鐘後,我留意到自己不是走在來時的路上。事實上,似乎越走離家越遠了。

我心想,沒關係。於是伸手進口袋裏掏手機,想打電話回去求援。但我摸不着手機。竟然給忘在家裏了。

不過,我還是保持鎮定。周遭雖然不見人煙,但偶有車輛經過,我確信終究會有人停下,為我指引正確的方向。看到有汽車或貨車靠近,我就停下來揮手。卻沒有一輛車肯停住。看來,沒有人會同情我這個老頭子了。

四十分鐘後,我開始感到絕望 。影子越拖越長,黑夜就快降臨。眼前不見半個人影,家人也完全不知我的行蹤。

正當我萬念俱灰、擔憂接下來面對的考驗時,一輛灰色休旅車駛近,看到我揮手便停了下來。一對母女問我是否需要幫忙。我說迷路了,並把地址告訴她們。那位母親指着長長的路,告訴我繼續往前走一小段,然後轉彎便是了,還向我保證已離家很近。我謝過她,感覺心中放下一塊大石,腳步頓時輕鬆許多。

走不到五分鐘,我聽到身後有車子駛近並且停下。又是那對母女!她們發現剛剛指錯了路,導致我反而越走越遠了。

她們很乾脆地表示要載我回家,讓我非常感激。在短暫的對話中,我知道那名少女正要去參加學校的活動,現在這一耽擱,肯定要遲到了。我們沒有詢問彼此的姓名,但我永遠不會忘記她們的善行。


作者已退休,和妻女住在巴基斯坦伊斯蘭馬巴德,喜歡到野外散步、閱讀、玩填字遊戲與拼字遊戲。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