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聰明的寵物會選擇適合牠們喜愛的家庭

0
92

野兔芭布西

五十年前,那時家中三個兒子還小,有天我和外子強尼把孩子托朋友照顧,夫妻倆難得出門一趟,準備去利物浦看電影。

當時天色昏暗,下着滂沱大雨。路面在車頭燈照射之下,前方忽然出現一個東西。

強尼停下車,我跑向路邊草坪抓起一隻飽受驚嚇、渾身濕透髒汙的小東西。牠通體冰涼,個頭小到可捧在掌心,但我仍不確定牠到底是什麼動物。牠叫了一聲之後往我身上鑽,想取暖與獲得安慰。我用羊毛帽把牠穩穩裹住,堅持要外子調頭回家。

牠應該是兔寶寶吧!因為牠生着長耳朵、長後腿和棕灰色的毛。我們一到家就找了個箱子,裏面裝些破報紙和溫毛巾,並餵牠喝牛奶吃麵包,希望牠能活下來。

雖不知牠的性別,卻已對牠一見鍾情,遂先取名為芭布西。 兒子們深深愛上這隻小動物,牠似乎也樂於受到大家的關注。

不幸的是,牠來到家裏的第三天就被門夾斷後腳。我們迅速帶牠就醫,但獸醫竟說:「只是隻兔子,就讓牠安樂死吧。」我們堅決地說:「絕對不行!」 我們又找另一名獸醫,得知原來牠是一隻母野兔。

獸醫說,繼續讓牠在箱子裏待一個星期就會自行痊癒。 芭布西康復之後學會使用貓砂盆,還會用前腳掌梳理長耳朵。牠最愛吃巧克力豆,聰明的牠還會自行從包裝袋取食。

地方報社記者聽聞這消息,到我家幫牠拍照並且寫了篇報導。我們與牠共度七年的美好時光,直到後來舉家搬遷至紐西蘭。我們永遠不會忘記芭布西。

JOAN LAWRENCE•撰


養子

十二年前,有隻黑貓來到我的屋子下尋找庇護。牠看起來餓壞了,我們趕緊餵牠。由於找不到飼主,乾脆就收養了牠,取名艾勒利。

牠在我家安頓了下來,十分惹人憐愛。 我們住在雪梨南邊的蓋米亞灣,附近有未開墾的林地。

有天早上,艾勒利從樹林小徑走出來,後面跟着一隻黃白夾雜的小貓。牠一見到人,馬上被嚇得衝回樹林。

隔天,艾勒利再度帶這隻小貓到我家探險。我們留下食物與水給這飢腸轆轆的小東西。終於牠鼓起勇氣,來到露台大吃大喝起來。

就像當年我們收養了艾勒利,艾勒利如今「收養」了山米。即使山米現在個頭早已超過了牠的「老爸」,艾勒利還是常替山米理毛,一絲不苟地把牠的頭與肩部舔來舔去。

JUDITH FRENDA•撰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