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奇緣

沒想到在外國住院時結識的朋友,竟和我有這樣深厚的緣分⋯
Adrienne Brown◎撰

0
164
跨越國界的緣分:(由左至右)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鎮的伊麗莎白時代房舍;莎士比亞雕像;以及紐西蘭。photos: iSTOCK

二○一二年對我來說是一個重要的轉捩點。那年,我邁入七十大關,正想着該如何慶祝時,一家專門服務銀髮族的旅行社寄來廣告,宣傳英國和愛爾蘭的旅遊行程。未免太完美了。他們規畫的行程包括我祖父母的出生地英國約克郡和愛爾蘭西部的康尼瑪拉地區,正是我一直嚮往一遊的地點。

出發當天,我的一位紐西蘭好友來電問候,我承諾一俟返家,就致電分享這趟旅遊見聞。

行程從倫敦展開。我們的下榻處可俯瞰國會大厦和大笨鐘,還包括了市區觀光和搭船遊泰晤士河。但翌日早上參觀漢普頓宮時,我突然感到身體不適。隔天,便住進了沃里克醫院,為醫治肺炎而打點滴注射抗生素,甚至還戴上了氧氣面罩。兩天後,我恢復意識,卻得知全團已繼續行程,獨留我一人在醫院。周遭全是陌生人,虛弱不振的我流落在離家千萬里的異鄉,求助無門,令我十分驚恐。

我望向病房另一端,發現一位病患和她的男性訪客正對我微笑。他們是蘇和羅傑夫婦。他們已聽說了我的遭遇,並主動幫忙聯絡我在澳洲的親人。我將兒子的電話號碼告訴羅傑時,心中如釋重負的感受難以言喻。從那一刻起,這位退休的英國商船隊船長和他的藝術家妻子就成了我的守護天使,不僅和我的兒子、媳婦保持聯絡,還提供我所需的一切,包括把多餘的手機借我使用。

十天後,我出院了,但身體狀況仍不容許旅行。蘇和羅傑建議我暫住埃文河畔的獵鷹飯店。他們的家族在當地的斯特拉特福鎮世居了數代 (他們很肯定地告訴我,他們某一代先祖將製作手套的事業賣給了莎士比亞的父親)。每天早上十點,他們會帶來雜誌、書籍和一些特殊的食物;待我身體恢復得差不多,又帶我參觀古蹟。

搭機返鄉的前一天晚餐聚會,我告訴蘇和羅傑我對他們的感激言語難以形容;接着,我提到有位紐西蘭朋友對我非常重要,多年來每當我有需要,他總是我的最佳聽眾,提供我建議和協助。我提到他是一名退休外科獸醫,住在奧克蘭市西邊穆里懷海濱一處風景絕美的地方,飼養了許多馬匹和動物。蘇突然驚呼:「是唐.馬丁!和海克和安?」(唐的兄嫂)原來,安和羅傑是同父異母的手足,而羅傑夫婦曾到穆里懷拜訪過唐。我們面面相覷,說不出話來,驚呼竟有這樣奇蹟似的巧合:橫越三個國家幾千里遠的緣分,竟讓我在最需要的時候和他們在醫院裏結識。

此後,我們的友誼持續增溫,不僅經常保持聯絡,還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再次見面。


作者家住澳洲伯斯市,參加兩個寫作團體,喜歡和朋友散步健身,也喜愛自己栽植有機蔬果。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