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軍官校的耶誕夜

這叫「薪火相傳」: 從現在開始,我可以叫你們學弟而不是新生了 黃正智◎撰

0
18
photo: istock

耶誕節又快到了。每年這時候,我總會想起一段難忘的往事。

一九八七年,我從中正預校畢業,成為海軍官校的新生,開始接受海軍養成教育的洗禮。海軍素以浪漫軍風著稱,耶誕夜的慶祝活動更是海官由來已久的傳統,但此前我對之一無所知,直到這年的十二月二十三日,晚上七點鐘。

「嗶──集合!」學長對着廣播系統吹哨子宣佈,「集合時穿着黃長袖,身上所有配件取下,不繫腰帶,穿球鞋。」學長唸得又快又順,但我確定所有的新生都聽清楚了。

集合完畢,學習區隊長說:「等一下,全體新生要去老生隊(二、三、四年級學長住的樓層),學長要發耶誕禮物給各位。」區隊長邊說邊流露詭異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慄。

忐忑不安地抵達老生隊後,我們發現走廊上空無一人,全傻在原地。「八十年班新生黃正智報到,」我試着打破寂靜。過了半晌,寢室內的學長們才一湧而出,有的在地上潑水,有的撒洗衣粉,也有學長睥睨地將竹劍扛在肩上。他們打算幹嘛?

「進來,」一名四年級的學長出聲了,「用『游』的。」

什麼,用游的?我心裏嘀咕,但不得不照辦。每個人都趴下,在光滑的地板上以半爬半游的方式前進。此刻我才了解,先前兩名學長為何要好心地在地上潑水、撒洗衣粉。

「好了,現在換自由式。」「不會游,你倒楣了。」「新生,水不能喝。」「你還敢笑,散漫。」陣陣如雷貫耳的吼聲襲來。沒多久,又要求換成仰式。還好沒要我游蝶式,否則脊椎不斷才怪。

隨着竹劍的指引,我和另一名同學被叫進某間寢室。房內佈置得美侖美奐,但還來不及稱讚,學長就出招了。「新生,校門口的牌坊寫的是什麼字?」

「報告學長,不知道。」我誠實回答。

「俯地挺身三十下,開始。」

等我做完俯地挺身,學長熱情地拿了一杯飲料給我。「口渴了吧?來,喝杯『倚天屠龍水』。」

我感激地接下鋼杯,豪邁地喝了一大口。天啊!味道嗆得我幾乎要吐出來。鋼杯裏攪了醬油、醋、柳橙汁、牛奶……涼涼的,好像還有牙膏或是漱口水。另一名同學和我境遇相同,未能倖免。

除了喝恐怖的飲料,學長們還在我們臉上、脖子上、手背上發揮創意;有的用水彩模仿畢卡索或米羅的畫風;有的彷彿王羲之附身寫起書法來。此外,以猜謎及問答方式進行的餘興節目提供糖果作為獎賞,只是我們懷疑有詐,不敢當場吃下。

正當新生們揮灑着汗水和淚水與眾學長周旋之際,哨音響起。「嗶──動作暫停。」

「解脫了。」我們新生正暗自慶幸苦難終於結束,沒想到學長竟宣佈還有十分鐘,請各寢室老生好好把握時間。原來這就是從雲端跌落深淵的感覺。十分鐘是什麼概念?對我而言一分鐘就是一輩子,這下還得經歷好幾次輪迴啊。

當我們終於離開老生隊到樓下集合,每位新生都好像人體彩繪模特兒,或是剛跳完八家將的模樣。

「解散後,各位新生儘快盥洗,」學長邊說邊看手錶,「預計九點鐘集合。」

九點鐘開始是我們新生的「反攻」時間,四年級的新生隊幹部會帶我們去老生隊踢館,凡是看到的學長都可以「顛」他。所謂的「顛」就是抓住四肢,抬到離地十至二十公分的距離後放手,讓臀部落在反扣的鐵臉盆上 。

當然,學長們不可能在老生隊坐以待斃,紛紛躲到了陽台上、教室裏、床下、廁所內或防空洞中,甚至爬到了樹上。「顛」學長的特權今生僅此一次,我們當然要好好把握機會嘍。

獵捕行動大概在十點左右結束。學長這時要我們穿上白色軍服、裹着白色床單,裝扮成小天使,再次造訪老生隊報佳音。於是,大夥都站在一樓草坪上,對着學長們高唱〈平安夜〉及校歌。結束後老生們則打開窗戶,扔出糖果,讓我們感受到溫馨的祝福。當我終於筋疲力竭地倒到床上,只盼望能睡個好覺,明天趕緊放假回家。

誰知事實證明,我實在太過天真。

午夜十二點,震耳欲聾的擊鼓聲將我們從床上搖了下來。

「嗶——集合,所有新生至陽台集合,集合時穿制服、運動褲、球鞋、小帽、不繫腰帶、左腳黑襪、右腳白襪……」反正我已記不清學長唸了些什麼,等大夥到了頂樓陽台後不禁相視而笑,因為每個人的造型都不一樣。

學長要我們席地而坐。學習中隊長手上燃起一根菸,吸了一口。「各位老弟,我現在將這根菸傳下去,一人吸一口,這叫做『薪火相傳』。從現在開始,我可以叫你們學弟而不是新生了。」

儀式結束回到寢室,又有驚喜降臨。我發現每個人的書桌上都有一張耶誕卡,寫給我的是許姓學長,內容除了對我的祝福,更有深厚的期許。這張卡片我到現在都還珍藏着。

隔天早上起床,準備到樓下集合時,右腳一滑進運動鞋我就驚覺腳底涼涼的。原來鞋內被擠了牙膏,不用說也知道是學長幹的好事。

點名時,學習分隊長發現有一名新生未到,叫我上樓找人。等我找到他時,只見他垂頭喪氣地坐在床上。「同學,趕快下來集合,」我急忙催他,「你已經遲到了。」

「你以為我不想嗎?」他沒好氣地答,「你看我出得來嗎?」

當我順着他的食指往下看,才發現他的蚊帳和床單縫起來了,怪不得下不了床。學長的針線手工細膩無瑕,令人驚讚;和他比起來,我鞋裏的牙膏實在不值一哂。

經過這番折騰,我們與學長交織出綿密的革命情感,也對於海軍講究的錨鍊精神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會。這是海軍官校特有的傳統,充分展現海軍認真工作、專心玩樂的特質。有些學長平時凶巴巴,玩起來卻很瘋,甚至心甘情願讓我們「顛」,讓新生看到他們人性化的一面,也的確為我們紓壓解憂,鬆弛了緊繃的神經。

這一年的耶誕夜,因此成為我軍旅生涯,甚至畢生最難忘的經歷之一。


作者現已退伍,居住在高雄,育有一雙兒女,長子甫入中正預校就讀;平日專事寫作,喜歡爬山、攝影。

*這年因配合連續假期,提早一天慶祝。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