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指宿遇天使

滿懷興奮之情出國旅遊,沒想到一路備受煎熬,幸好⋯ 周保良◎撰

0
10
作者與妻子攝於2016年九州之旅。照片:作者提供

我與內人去年十月跟團到日本九州旅遊,能順利歸來,只能說是奇蹟。

我已十年沒出國旅遊,去年六月退休後,大女兒一再鼓勵我們夫婦倆出去走走,她願負擔所有費用。女兒的孝心我們欣然接受,於是買了日本南北九州六日遊。沒想到旅程第一晚到福岡,妻就生病了。

從高雄飛往福岡的航程中,內人頻繁上廁所。一開始我不以為意, 以為是興奮之情使然,但晚上進到旅館,她依舊頻尿,且下腹微微脹痛。我開始懷疑該不會是膀胱發炎?她過去有幾次相同的病史,總是拖了兩、三天高燒不退才就醫。醫生曾警告,若不立即以抗生素治療,嚴重時感染有可能蔓延到腎臟,甚至引發腎衰竭或敗血症而危及生命。

我摸摸她的額頭,沒有發燒。聽說在膀胱發炎的初期,大量喝水有助改善病情,於是此行第一晚就在她猛灌開水、頻上廁所的重重疑慮中度過。

這趟行程除第一晚和最後一晚住在福岡,中間連續三夜都住山區。隔天車行山區常一、兩個小時都沒機會上廁所,我看着內人時而咬緊牙根、緊閉雙眼,時而緊瞪窗外、默然不語,只要進到休息站,第一個衝下車的一定是她。途中的風景、美食,我們都無福享受,一心只想趕快進旅館,免除找廁所的恐懼。

第二晚,我感覺她似乎有點發燒,她辯說我多疑。我知道她顧及我十年沒出國,極力想淡化病情,寧願忍受痛苦走完行程。可我不想賭上她的健康甚至性命,開始考慮脫隊的可能性。

第三天中午過後,內人頭痛、渾身不適,我趁空檔告訴領隊我們的處境。「真可惜,我們中午經過的鹿兒島是比較大的都會區,有機會送你太太去醫院的,你提早說就好了,」他略表惋惜地說。「不過今晚住指宿溫泉飯店,指宿離鹿兒島市只有約四十公里,晚上若有需要,由旅館雇車到鹿兒島醫院不會有困難,」他試着安慰我。

最後我與領隊商議好,隔天早上八點若未見好轉,我們就提早回國,或由指宿雇車到鹿兒島就醫。

「鹿兒島沒有飛機到台灣,」當時他這麼提醒。

「那我只好搭新幹線到熊本或福岡,再搭機回高雄,」我說。

「還有一個問題,發燒的病人可能上不了飛機。」他接着說。這下可麻煩了!萬一我們到了機場走不了,該如何是好?

我的腰椎受過傷,原已不能負重,若拖着生病的內人及兩大箱行李,屆時將面臨重大困境。台灣旅行社派來協助處理的人最快也要兩、三天才能到,若明早我必須自行找醫院或搭新幹線,我可是完全不懂日語。但事情的轉折常出人意料之外。

當晚,領隊安排著名的砂浴溫泉,據說有治病功效。我本不想嘗試,內人鼓勵我不妨藉此放鬆心情,而由於我們是基督徒,這段時間她也可以在房裏向上帝禱告。

晚餐前內人量了體溫,是三十八點三度。由於我們都沒胃口,晚餐只草草吃了幾口,並在離席前請服務人員幫忙將隨身保溫瓶加滿熱水。這時,我完全不知道有對夫妻遠遠地在注意我們。

我正要起身,看到一位中等身材、年約四十的女士朝我們走來。她一開口就用台語親切地詢問我們為什麼裝熱水、服務生是否聽懂等等。原來,她看到內人用英文與服務生比手畫腳,又留意到我們愁眉不展,桌上食物幾乎沒動,擔心我們二老可能有事,特地過來看看能否幫得上忙。

原來這位女士是台灣人,和日籍夫婿住在大阪,來這度假,預定後天從鹿兒島搭機去台北。她夫婿曾在高雄路竹工作三年,會簡單的中文。

我們一聽到可以從鹿兒島回台,心頭一震。我告訴她內人生病,想提早回去。她告訴我們她也有相同的病史,出國都會帶備用抗生素及消炎藥。這次她帶的是強效抗生素,有六包,可以全留給我們。她給了我們房號,約好一小時後去取。

後來我們又在大廳遇到他們,這位女士學過整脊推拿,細心地為內人按摩頭頸、肩部。大略十來分鐘後,內人的頭痛及肩頸不適已獲緩解。那女士上樓拿了藥下來,並說半夜若有狀況,可隨時打電話到她房間,必要時會陪我們到醫院;雖然他們後天回台,但會聯絡日本友人過來照顧。她還給了她在日本及台灣的手機號碼,懇切交代只要有需要,不論多晚多遠,儘管打電話。

回房後內人立即服藥。說也奇怪,一小時後開始退燒,下腹脹痛也開始緩解;兩小時後逐漸清爽。這一夜,內人沒再發燒也不再頻尿。早上七點,我向那對夫婦報平安,電話只響了一聲她就接聽。原來她六點就起來等我的電話。

接着我和內人到餐廳用早餐。沒多久,那女士就下來找我們。她看到內人氣色與昨天完全兩樣,高興得手舞足蹈,我和內人則再三感謝她的幫助。由於我們的團體八點就要出發,只能簡單互道珍重再見,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在電梯門後。

接下來三天行程,我們終於有機會放鬆心情,倘佯在九州特有的湖光山色中。

我們有幸遇到這對素昧平生的夫婦,在我們危難的時候主動關懷,並大方伸出援手,待我們如家人。她為自己準備的藥,竟在九州邊陲小鄉解救了一個陌生人。他們就像上帝差派來的天使,在我們不斷禱告求助時適時出現。

這次日本行,風景、美食的記憶會逐漸退去,但溫暖的人性光輝將一直在我心頭迴盪。


作者現居高雄,育有二女,曾任外商公司主管,後與朋友共同創業,經營科技公司十一年,去年退休。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