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的浪潮

人生要改變,最難在決定放手一搏
SAMUEL LOUSSOUARN◎撰

0
150
作者和現已過門的妻子佛絲汀在「法文小書車」前留影。Photo: courtesy of the author

如果要我判斷這段遭遇的起點,我會說是二○一四年九月十二日。那天,我和佛絲汀(現我們已結婚)在巴黎的烏爾克運河畔野餐,接下來要到附近另一個地方聽演唱會。如今描繪起當日情景,一切似乎都很恬適愜意:落日、流水、野餐,還有一場令人期待的搖滾演唱會。

巴黎是座美妙的城市,但我倆的住處僅有二十八平方公尺(八點四七坪)大,不管去哪兒,都得搭幾小時的地鐵,而且沒有一刻逃得開交通噪音。我想要一個不一樣的環境和生活方式。 佛絲汀已在一家大型出版社工作了六年,覺得再待下去學不到東西。

在烏爾克運河平靜的水邊,我們決定打開生命的閘門,看看流水會將我們帶往何處。

短短十五分鐘內,我們就想到一個將人生帶往新方向的計畫。我們先檢視自己的優點與喜歡的事物:善於管理文化活動,愛書,講法語。

運算結果是:文化活動,加書籍,加法文;然後再加一項「旅遊」,理由是我們想看看這個世界。我們很快有了答案:找一輛廂型休旅車,裝滿法文童書,分享我們對閱讀的熱愛,幫助十多歲的孩子敞開心門,接觸另一種文化──這裏指的是法國文化。我們想要在閱讀經驗裏,注入旅行的意象(包括地理的和想像的意象),而「書車」是傳遞這種意象的完美工具。

我們訂下的計畫是前往紐西蘭,推廣法文,透過書籍培養當地人對法國文化的認識。

會選定紐西蘭有兩個原因:首先,紐西蘭是個英語國家,我和佛絲汀唯一都會的外語是英語;其次,紐西蘭是我們離開家鄉所能到達的最遠之處。

我們利用每一分每一秒的閒暇時光規畫,前後花了一年的時間。那段時光充滿興奮之情。

十二月二十二日,我們抵達奧克蘭,準備好實現計畫。我們到南方的雷文市去找一個住在鄉下的朋友,買了一輛二手白色豐田廂型車,花一星期改裝。我們借朋友的工具,安裝沙發床、書架和儲物櫃。改裝好後完全符合我們的想望,成為人可以住在裏頭的穩固空間。現在一切就緒,準備上路前往北島和南島。

我們第一個發現的是旺加努伊市一家很棒的小書店,名叫「佩姬的書店」。店內展售海倫.朱維特的《巴黎,飛,飛,飛上天》,正是我們計畫要在課堂上介紹的書。我們認為這是個好兆頭,因此詢問店東可不可以在上路前隔天先回來,把這本書介紹給小朋友,測試效果如何。他們答應了。

接下來,我們從尼爾遜地區的威梅亞中學開始,一路走訪了近三十所學校。

我和佛絲汀都很緊張,不知道會碰上什麼樣的情況,但很高興有彼此可以依靠。孩子們都很棒。有一位老師在網路上的教師論壇提到我們,吸引更多的老師邀請我們到他們的學校去。

我們還造訪了法國文化協會中心、圖書館、書店和畫廊。在太平洋和塔斯曼海的懷抱中,我們順利乘浪前進。

我們沒有料到的是,這趟地理和文化之旅也成了充滿人情味的冒險。由於我們的預算拮据,提供服務時希望能換取前一天的食宿,幸運地獲得法文教師、法國文化協會會員,以及畫廊主人的招待。我們遇見的人都很慷慨,讓人感動。他們打開家門接待兩個全然陌生之人,讓我們感覺賓至如歸。我們認識了很棒的人,能夠以一般觀光客無緣體驗的方式探索奧特亞羅瓦(就是毛利語的紐西蘭),還發掘了新的機會。這項計畫一方面讓我們能協助他人建立對法國文化的認識,另一方面則因為遇見了很好的人,體驗到他們的生活與文化,自己的人生也豐富起來。

但總有一天,沖回岸際的浪濤無可避免會將人拉回起點。六個月倏忽過去,我們為了即將離開而傷懷。這一趟的體驗影響深遠,也結交了許多朋友,我們希望能劃下完美的句點。結果竟然願望成真!我們在威靈頓市遇見一位傑出的童書出版商,他提供二年合約雇用佛絲汀在紐西蘭工作。佛絲汀欣然接受,我也樂於在紐西蘭從事翻譯,反正這份工作天涯海角都能做。

回想起那天在烏爾克運河平靜的河水旁野餐,我很感謝我們自己能決定放手一搏,打開人生的閘門,追求改變。這小小的舉動也許只會促成一條小溪的流動(我們的自製書車計畫),但小溪必然會流入大河,最後匯入海洋。

此刻,我和佛絲汀仍然繼續乘浪前進。


作者現年三十四歲,生於法國永河畔的拉羅什市,現居紐西蘭威靈頓,從事將英文童書與少年小說譯為法文的工作。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