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搭便車

原本我還以為晚上得露宿路旁
Stan Foster◎撰

0
72
photo: iSTOCK

最近我想起年輕時一次搭便車的經驗,那趟旅程讓我體驗到全然出乎意料的慷慨和仁慈。

當時是一九八一年,我打算從奧克蘭市橫越紐西蘭北島前往四百多公里外的內皮爾市找女友,因阮囊羞澀,只有搭便車一途。我一大早動身,只帶了一個小背包。我先是搭乘公車到往南的高速公路交流道入口。我很快攔到車子,一路上多是短程便車,但我總算上路了。和友善的車主聊天十分愉快;黃昏降臨前,我已幸運地前進了一段距離。

我走在一條鄉間道路上,兩旁樹木林立,心裏想着不知道晚上要上哪兒過夜。時值盛夏,天氣暖和,我思忖或許在乾涸的壕溝或樹下窩一晚。這時,一位老先生開口招呼我,問我去哪兒,打斷了我的思緒。我說希望能到下一個城鎮「奧歐堤基」。

他笑着問:是不是「奧波蒂基」?由於我是英國人,不諳當地地名的正確發音,難為情地答是。「天黑前到不了的,」他說,「跟我來,到我家住一晚吧。」

由於奧波蒂基鎮遠在二十五公里外,所以我跟着他到附近一幢溫馨舒適的房子去。他跟妻子介紹我,她正在準備晚餐。他們二人領我坐到桌前,不一會兒,就泡了好喝的茶招待我,接着是豐盛的燉牛肉上桌。

晚餐後我們聊了一會兒,聊聊我打哪兒來、覺得奧克蘭怎樣等。然後主人領我到我的睡房:一輛停在後院裏的舊巴士,裏頭有一張雙人床。我一夜好眠。老先生是退休船長,告訴我他習慣早起,明早會叫我起床。

隔天清晨醒來,他們請我喝茶,並享用熱騰騰的豐盛早餐。在我向他們道別並為他們的親切再三致謝時,女主人遞給我一個三明治,說這樣我到奧波蒂基鎮之前應該都不會挨餓。我們笑着互道珍重再見。這對夫妻難得一見的仁慈和慷慨,令我永生難忘。


作者現年八十四歲,住紐西蘭奧克蘭市,退休前從事建築業。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