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貴的一課

一次偶遇,對少不更事的男孩形成深遠的影響
EOIN PETERS◎撰

0
158
Photo: iSTOCK

一九六一年,我們舉家遷往雪梨北郊。那年我才八歲。新家位在一條死巷內,巷底是個大公園。由於先前我們已居無定所了好一陣子,所以那裏對我來說簡直像天堂。公園裏大半是矮樹叢,而穿越樹叢的那條小徑則像是蛋糕上的糖衣。

十四歲以前,我愛騎着腳踏車到處逛,並在週末和學校放假時騎去訪友。當時是一九六○年代末期,麥考瑞大學正在鄰區興建,有一大片建築工地,而我喜歡到各個角落探險,尤其是連接各建築物的地下通道,從沒想過其中暗藏的危險性。

就在大學後方,臨溪的懸崖上,有一塊兼作賽車場的橢圓形空地;從崖頂下到溪谷的路極為陡峭,那裏遂成了偷車賊駕車兜風和棄車的理想地點。而老舊生鏽的汽車散置溪邊,還有很多層層累在一塊。

某個春日午后,我來到崖邊下溪谷探險。我在一輛舊的福特旁停步,爬進車內。車裏大大的後照鏡還在,於是我決定取走。我把鏡子塞進牛仔褲的後口袋裏,接着走回崖頂。

我人才剛上去,就瞥見崖邊立了一大截藍色樹幹,還來不及弄清楚怎麼一回事,一隻粗壯的手臂已從天而降,抓住我脖子後方的衣領,把我拎了起來放到地上。原來那截樹幹是一名穿制服的警察。

「年輕人,你在這兒幹嘛?」他問我。 「

沒幹嘛!」我答。

他伸手從我口袋拿出後照鏡。「年輕人,你偷東西喔。我最恨小偷了。」語氣很不友善。「騎着你的腳踏車馬上回家。下次再讓我看見你在這兒,我就把你抓進警車,載去找你爸。趕快離開!」

於是我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衝回家!

兩年後,當一名警察來到我們學校為十年級演講時,我早已把此事忘得一乾二淨。那位年輕的警察與每年來訪的警界人士不太一樣,他把重點放在就業輔導,花了大約四十分鐘介紹他的勤務,包括警匪汽車追逐、逮捕壞人、騎摩托車等環節,我聽得非常入迷。

當晚和家人聊起這天在學校的生活時,我告訴父母,我以後要當警察。看得出來他們很訝異。我並不是成績優異的學生;在此之前,更從未認真想過離開學校後的生活。父母均表鼓勵和支持,這一點要感謝他們。

一九六九年八月,我前往當時還設在雪梨的新南威爾斯警察學院申請接受警員培訓。我的警界生涯即將在三個月後展開。

在那個年代,警員培訓要先學速記和打字,之後才分派駐所。我的第一個派駐地點是萊德警局。記得頭一天去報到時,我坐在公車上感到非常興奮,但也夾雜着緊張和憂慮的情緒,那情景迄今歷歷在目,恍如昨日。我下了車,穿着簇新的制服和閃亮的黑皮鞋,提着裝滿執法相關書籍的袋子,來到了警局門口,從窗戶朝裏望。諸位猜我瞧見了誰?竟然是兩年前在崖頂遇到的那個警察。

我暗忖,事隔兩年,他還記得我的機率有多高?

我努力克制緊張的情緒,保持鎮定,然後直接走到前方的值班檯,放下提袋,伸出手並自我介紹:「早,我是學員彼得斯,奉派到萊德警局,您好。」

他站起身來,伸出大大的手掌,仔細看着學員帽底下我的臉孔,然後牢牢盯住我的眼睛。「年輕人,我認得你!」他說話的時候臉上毫無表情,「我相信我們以前見過。」

我的警界生涯就這樣展開了。而我很高興,這段職涯一共持續了三十五年。


62歲的伊恩. 彼得斯是退休 警察,與伴侶 蓋兒住在澳州 新南威爾斯省。 閒暇時兩人 喜歡騎摩托車 四處遊歷, 規畫下一趟旅程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