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外婆坦承出櫃

出櫃理當如釋重負,但若還得繼續隱瞞家人,那就另當別論了
CATHERINE SMYKA ◎撰

0
249
Photo: iSTOCK

長久以來,家裏都有一個共識,就是外婆不看電視節目《艾倫愛說笑》,原因是主持人是女同志。 她老說:「那女人真大膽,一點不避諱自己是同性戀。」因此親戚們心照不宣,不讓外婆知道我的性向。

舅舅曾說:「你也知道,她年紀大了,所以你最好守住祕密,直到她壽終正寢。」這件事甚至成了家族裏的笑料:「別讓奶奶知道凱瑟琳喜歡女生!」

大學時,我戴上彩虹手環,可是去看外婆時,我就取下,儘管我知道她並不明白手環的含意。有時候,我和別人聊起交往的對象,她碰巧走進廚房,我就會輕描淡寫地說:「她這個朋友真好。」但說謊好累;如果還得繼續保密下去,那我出櫃並未帶來如釋重負的感覺。

要向外婆承認我的性向,是件讓人神經緊繃的事,但她和我有一個共通點,就是面對挑戰。對她而言,人生挑戰乃家常便飯;她當年橫越美國,就是為了和丈夫廝守,誰知外公英年早逝,撫養十二個孩子的重擔幾乎全落到了她的身上。她沒有能夠完成學業。我不想成為她必須面對的另一項挑戰。我心想,如果她知道自己有個怪胎孫女,不知會怎樣?

每次和外婆一道兒,我就悶悶不樂。那時候是夏末,大夥聚在外婆家,那個夏天很長也很美好,我當時已出櫃兩年,正和一個新的對象交往,我很愛她。我坐在陽台上想她,嘴角泛起了笑意。這時外婆從屋裏走出來。我想祖孫聊起了我妹妹即將考取駕照的事,這已經夠讓人感到煩惱的了。

後來,我問起她和外公相識的經過。即使已聽過千萬遍,我還是百聽不厭。她露出熟悉的微笑,說起外公二十出頭時的模樣,以及他們倆偷偷摸摸的戀愛。基本上,她是連拐帶騙地請一位牧師安排她和外公共進晚餐約會,我覺得她的行徑既可愛又滑稽。

外婆的故事非常有吸引力,但我主要是喜歡看她提起外公時的模樣。我感覺得出來,她仍然牢牢記得他們十指交扣的情景,以及外公身上散發出濃烈的菸草和薄荷味道。外公離世已二十多年,我知道她仍然每天想念他,而那天在陽台上,她這麼對我形容外公。

她說:「他是我見過最好的男人,你必須幫自己找一個這樣的人,一個愛你、會讚美你漂亮的人。一個能帶回來和家人認識、吃飯的人。」

我不假思索地答道:「喔,我已經有一個這樣的人了。」話一出口,我暗叫不妙,我竟然說溜了嘴。我心想:怎麼辦?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她知道我是同性戀一定會打死我。

她問:「他是個好男孩嗎?」

我答:「是,她是個好女孩。」

祖孫倆彼此對望了半天。

她會怎麼想,我毫無頭緒,但我腦中想的是:你還坐在這兒幹嘛?還不快逃!她會宰了你!

然後,她越過身輕拍我的手背,說道:「告訴她,外婆隨時歡迎她來,好嗎?」

我一時間楞住了:「什麼?」

我望着外婆,她臉上掛着笑,意味着她正在想外公。「你是我的寶貝孫女,我愛你。我要你知道,外婆家永遠歡迎你和你愛的人來,不管你愛的人是誰。」

我很想抱住她大哭一場,也很想確認她真的明白我剛向她坦承自己是同性戀的事實。但她只是望着我,輕拍我的手。於是我說:「謝謝外婆。」

從此以後,每當有人開同性戀的玩笑,外婆總是第一個開罵。其實,最常挨罵的是幾位舅舅,只要有人說:「有個酷兒走進酒吧……」她便會輕搧他們的頭,叫他們閉嘴。

偶爾,我甚至看到外婆家客廳的電視在播映《艾倫愛說笑》。


作者現年二十八歲,住在美國芝加哥,是作家兼LGBTQ(男女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酷兒)平權運動人士。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