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貴的溫情

他們沒多加考慮,就異口同聲答應幫忙;我先前的所有顧慮,完全煙消雲散
劉愛佩 ◎撰

0
36
photo: Thinkstock

那是一個陽光普照的清晨,我陪同年邁的母親來到吉隆坡國際機場,內心卻一直忐忑不安。母親預備動身前往香港兩天,然後由外甥女陪同,轉往德國探望在那兒的二弟和二妹;我因為有工作在身,無法陪同前往,七十多歲的母親只好獨自一人搭飛機旅行。

在前往機場的路上,母親藏住憂心,臉掛笑容,免得家人牽掛不安。但是我無論如何放心不下,想到母親進入海關後要怎麼走?抵達香港後又要從哪個出口離開?她會迷失方向嗎?更何況還有一大箱行李和一箱子的伴手禮呢。前幾天母親裹了一些粽子冷藏裝箱,準備帶給兒孫品嘗。妹妹自從嫁去香港後,特別想念母親那充滿古早味的粽子。這回要不是因為二妹在德國實習深造,加上母親還可以同時探望定居德國二十多年的兒子,恐怕絕不會獨自一人遠行。

我原本打算讓母親只提個小行李,不必寄掛托運,出入也比較方便。但是收拾行囊的時候,東撿西塞的,超過三分之二的東西都是給弟弟、妹妹的。母親就是這樣,總認為對孩子的心思怎麼樣也不夠;只要見到孩子們開心,她自己就可以樂上老半天。

我陪着母親走到櫃檯確認行李和機票,見到一旁有兩對情侶正在談笑。從他們的談話中,可以感覺出來挺友善的,於是我鼓起勇氣和他們閒聊了幾句。原來他們是到香港自由行遊玩。這時我心跳加速,顧不得面子,趕緊告訴他們我對母親的顧慮。沒想到他們沒多加考慮,異口同聲答應幫忙。他們不僅答應陪母親過海關,還答應全程照料,直到抵達香港見到妹夫和外甥女為止;如果一刻沒見到母親被安全接走,他們就奉陪到底。

這時母親的行李因為超重,必須額外付費,而且是好幾百塊的金額。母親向來節儉,正躊躇是否要多花這筆錢時,他們竟也欣然答應讓母親的行李和他們的一起托運,由於他們還有多餘的重量可以使用,我們也意外地省下了一筆錢。但見母親的眼睛頓時發亮,咧嘴笑了。

我非常感動,不住地向他們道謝,儘管心依舊急促地跳着,卻是喜悅無比。沒想到事情的轉機竟是這般美好,我先前所有的顧慮,全都煙消雲散。因着這兩對情侶的熱情協助,母親最終也平安抵達了香港。我和母親何其幸運,遇到了貴人。感謝人間處處有溫情。相信日後無論我到香港或者遠行,必定會想起這段溫馨美好的回憶。


作者現年五十歲,在吉隆坡一所華文小學擔任諮詢輔導老師,已有二十餘年的教學經驗;平日裏喜歡閱讀,空閒時也寫作和旅行,豐富自己的人生。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