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酷沒關係

當年我是班上同學的笑柄
COLIN RYAN◎撰

0
34
Photo: ISTOCK

我還在唸小學五年級的時候,你可能會跟我說:「柯林,你每天穿同樣的運動褲來學校太矬了。」但是我覺得很自在。

你還可能跟我說:「柯林,學校舞會放槍與玫瑰的〈十一月的雨〉,你從頭到尾跳瑪卡蓮娜太矬了。」我並不會就這樣停止。你甚至可能跟我說:「柯林,你老往教會小丑表演班跑太矬了。」

然後升上了六年級,突然間眼前明擺着只有兩條路:要嘛想辦法變酷,要嘛變成隱形人。我必須說,第二條路我還挺擅長的,直到開學第一天第三節課,老師要我們填「多認識你一點」的問卷為止。

我以為問卷是老師私下要看的,所以很放心地從穿運動褲、跳瑪卡蓮娜,到參加教會小丑班來介紹自己。

結果老師將問卷收齊打散,發給每一個學生一張,然後要我們逐一唸出填寫者姓名,以及自己最喜歡他們的其中三項。我的問卷落在一個最酷、也是最壞的男孩手上。

他大聲唸出他「最喜歡的三項」,聽得出是全班裏頭最糟的。第一個問題:「你最喜歡的電影?」同學們寫《驚聲尖叫》(Scream)和《魔鬼命令 》(Universal Soldier)。我記得當時心想:我們才十一歲吔!你們怎麼看限制級電影?

他唸出我的答案:《美女與野獸》(至今我仍認為這部片比其他的要好,但當時無法清楚說出自己的想法)。全班哄堂大笑,而我的臉頰滾燙起來,心知肚明這只是個開端罷了。

下一個唸出的問題是:「你喜歡去哪裏旅遊?」別人寫「澳洲」、「日本」,我寫的是「一本好書能帶我去的地方。」

這回同學們更是爆笑如雷,互相擊掌。

最後一個問題:「週末時你喜歡做什麼?」別的同學寫「和朋友出去玩」和「逛大賣場」,我寫的是「和教會小丑班一起表演。」

沒有嘲笑我的同學這時用「好噁」的神情盯着我。我困窘極了。只記得自己死盯着眼前的筆記活頁夾,心想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讓自己乾脆消失到裏頭去。

接下來發生了一件奇妙的事。教室後方傳來一個聲音:「你們別鬧了。」全班頓時安靜下來。說話的是蜜雪兒.席佛,她人緣好又很酷。她說話有分量。沒人再發出聲音。

但她還沒說完。她轉頭對老師說:「你為什麼坐視這種事發生?我們互相嘲笑有什麼意義?」

我已記不得那位老師或班上同學的名字,但我記得蜜雪兒.席佛。我記得她為我說話時我的感受。因為那天她讓我看到:我們確實有選擇。

你可以很酷,然後別人會記住你一段時間;你也可以隱形,然後別人根本記不住你。但如果你在別人最需要的時候挺身而出,對方會記住你一輩子,你是他們的英雄。


作者現年三十六歲,住美國佛蒙特州,是有專業喜劇演員背景的金融演說家。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