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戒奇緣

我那珍貴的紀念物是否就此一去不回? KAVITA TUTEJA◎撰

0
11
photo: ISTOCK

三年前,我被派往維克多港一家新開的牙醫診所輪值幾個星期,診所在阿得雷德市以南八十五公里,比起平常來,得多花一個鐘頭的時間抵達工作地點。開車到新的、不熟悉的診所去,還得適應那裏不同的醫療規範和環境,讓我在新診所的第一天就一團忙亂。

一方面不安,一方面對新環境有點陌生,我摘下了手上的三枚戒指,分別是婚戒、母親的餽贈,以及外子送我的結婚紀念禮物。我用面紙把它們包好,放在電腦旁。

午休時,我注意到這團皺巴巴的面紙,覺得既礙眼又不整潔,於是把它扔進了垃圾桶。接下來我繼續忙於工作;下半天很順利——看了新的病人,覺得很有生產力,效率也高。

下班後我開車回家,就在快要到家時,我突然發覺手上的戒指不見了,頓時全身發熱,血液直衝腦門。我進了家門,想冷靜下來,卻感到胃糾結成一團,心頭湧現不祥之感。

我花了一個多小時到處打電話,想追查戒指的下落。首先,我打給經理和臨床團隊主任。他們給了我幾個清潔工的電話號碼。我聯絡上經管診所清潔的女士。她卻告訴我垃圾桶已經清過了。

我萬念俱灰,知道無法挽回了。我弄丟了自己的婚戒和一枚最寶貝的戒指──母親的婚戒。

約莫過了兩個小時,正當我逐漸接受自己把戒指弄丟了的事實,就在這時候,接到令人驚喜莫名的電話。有人幫我到垃圾桶裏翻揀,結果三枚戒指全找到了!我對那位善心人士實在感激涕零。她費心幫我在滿是牙科廢棄物的垃圾桶裏尋尋覓覓,那可不是令人心曠神怡的事。

隔週,我又要去那間診所輪值,於是買了巧克力,打算向那位善心人士致謝。遺憾的是她當天休假,結果我們緣慳一面。


作者四十二歲,在澳洲阿得雷德市擔任潔牙師和治療師。育有三名青春期子女,平日喜愛閱讀、素描、烹飪和散步。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